这里没有你想看的东西。

我必不是因为那些已经逝去的相遇和尚未到来的分离才爱你。

+

“他决心就地一滚,把人间加在他身上种种千形百状的皮毛都滚去,重新还原成人。”

+

感谢您。最幸运的事情之一就是去年夏天认识了您。

+

我的初心了。无论爱你。怎么够。

带许愿的那个果:

“好球!”

+

你知道所有故事并不会是以圆满完结。但你不死心,你终会强求。撞得头破血流气喘一线才肯罢休。

+

无需害怕必然之事

+

总是会想起一些毫无意义的片段。

比如在哥斯达黎加,从火山区坐很简陋的汽船到另外一端,然后换破破的面包车,沿着颠簸的山路一直开。小路泥泞而崎岖,偶尔有牛群突如其来地穿过小道。这时面包车就不得不停下,让它们先慢悠悠地经过。中间在一个小店歇息,墙上挂着哥斯达黎加的地图,还用很潦草的字写着WIFI。山路颠簸,电线杆和风车发电机插在起伏的山峦上。

你转过头,看见火山越来越远。


+

拿刀是你。喊疼也是你。

+

最近几个摘录

你与另一个女人过得如何?
更容易一些,是不是?双桨一击
海岸的波浪线消隐——
对我的记忆便很快

成为一座向远方飘离的岛
(不是飘在海水里——是在空中!)
灵魂们——你们注定是姐妹——
是姐妹,而非情侣。

而你与另一个会过日子的女人
过得如何?不需要她也有个上帝?
你宝座上的女王哪里去了——

现在你的呼吸是否顺畅?
处处小心,醒来身边是另一个人?
可怜的人,你好吗?

“歇斯底里还有没完没了——
够了!我要另给自己租一间房子!”
究竟过得如何啊,你与那另一个?
你,我亲爱的。

早餐的鸡蛋煮好了吗?
(若是吃了不舒服,可别怪我!)
如何,和明信片一起活着?
你这个登上过西奈山的人。

如何,如何和一个尘世的陌生人
一起生活?她这根肋骨你爱吗...

+

© 外天楼 | Powered by LOFTER